层楼

所幸未曾妥协。

© 层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心沉】他说我是个向导(向哨)

·年上心沉:何开心/韩沉

·开心老师穿越到向导哨兵世界

·先锁后爱,私设堆积如山







何开心醒过来的时候脑子一片混沌,他的思绪还停留在遇到的那场高速连环车祸,撞扁的车头和淋漓的鲜血,以及剧烈的疼痛。他奋力地睁开眼睛,仿佛是溺水的人猛然获得了空气,濒临死亡的溺毙感一瞬间退得干干净净,几乎要宁结成实体的黑暗破了一条口子,让他得以认清现在的处境。

他穿着一身病号服,站在一条走廊的正中央,根据周围的陈设和不远处的岛台可以判断得出来,这里应该是一家医院。他无比庆幸地松了口气,在那样惨烈的车祸中死里逃生,也算是运气到了极点。

一米开外站着一个身形高挑的少年,他甫一望,心口便鞭挞似地“砰砰”震动,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茧成蝶,或者说,要来完成一场巨变。两人的左胸,正明晃晃地连着一条细细的线,漂亮的金黄色出挑又不落俗套,且半亮半暗地闪着光。

他飞快地摸了摸,指尖竟穿过了丝线。

而少年因为他的动作,缓缓抬起了头,双眼紧闭,

那是一张面容精致却稚气的脸,青涩的轮廓浸在白色的灯光中,有一圈毛茸茸的壳。

这场景说不出的诡异,空荡荡的走廊,唯有风,少年和他。

他不能确认是不是在做梦,试探性地走出了一步,开口道:“请问——”

少年睁开了眼睛,黑黢黢的眼仁盯着他,虽说好看是好看,但是空洞无神,让他忍不住往旁边退了几步,撞上了旁边值班室的门。他这才发现这里是有人的,还是个熟人。

谢南翔趴在长方形的玻璃上,夸张地做口型:“继续啊。”

他好不容易见到熟人的喜悦被打消得干干净净,跟着他张大嘴巴:“继续什么?”

“结合!”谢南翔看喊话没有用,干脆拿了张纸唰唰唰写了斗大得两个字给他。

何开心仍然是一头雾水,他越来越觉得这是个梦,转身要走,之前那种可怕的威压却再次铺天盖地地袭来,仿佛是把人装进了压缩袋,一点一点排干了其中的气体。

谢南翔顾不得那么多了,敲着玻璃大声喊道:“何开心,走到他旁边去!”

他是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向前,每走一步,压力就重上一层,总算是挪到了少年的面前。他刚想回头问谢南翔接下来怎么办,少年突然死死地箍住了他的腰。

对方的头顶正好到眉骨,直接伸手按下了他的头,唇齿凑到了脖颈后面,滚烫的舌尖在皮肤表面舔吮,粘腻又情色的水声听得他头皮发麻,差点膝盖一软跪下来,吻像是藤曼一般缠绕攀附,极具有暗示性地下滑,而后停到了一块软肉上。

他在面红耳赤之中还能分心想,这个梦里的“何开心”要比他本人胖上一些,他可不记得脖子哪里长出来那么那一块肉。

细微的刺痛感混合着快感汹涌地向他袭来,无孔不入地侵占着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。他口腔发干,太阳穴突突地跳动,沸腾的血液全部集中在少年留下的齿痕上,灼灼燃烧着。他有了一种冲动,要和这个少年厮磨亲吻,交换体液,达到从里到外的契合。

少年彻底软了身子倒在他怀里,毛茸茸的头缩到颈窝,还无意识地蹭了又蹭。

何开心克制住那些不该有的念头,终于是忍无可忍地大喊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没成想这一句喊,一溜儿的房间里冒出来不少人,还都面露喜色,有的甚至在鼓掌欢呼,谢南翔快步走过来检查了一下少年的情况,显然是松了口气道:“他的狂化状态恢复了。”

“什么狂化?”

“何开心,这次多亏了你了,不然以其他人的精神力,根本控制不了他。”

“你你你说人话,”何开心搡了他一把,“等等,你是不是谢南翔?”

对方瞪大了眼睛:“你不会临时标记一下标记傻了吧?虽然韩沉是个级别很高的哨兵,但是他才觉醒,而且你的精神力——”

“哨兵?”他感觉脑子里一团浆糊,“这孩子到十八岁了吗?”

“当然啊,一般人都是十八岁觉醒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们让未成年人放哨呢。”

谢南翔选择性地忽略了他的话,道:“这也是个意外,你们的匹配度,出人意料的高,大概要达到百分之九十。韩沉又是离你很近分化的,出现结合热很正常。”




生命不止,开坑不止!

我要把之前说的那些脑洞全都写出来!

只要我开坑够快,填坑就追不上我!

评论 ( 24 )
热度 ( 40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