层楼

所幸未曾妥协。

© 层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今天写尾巴

或者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后续

要不恋与何开心

我之前放了个屁你们别理我

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

【巍澜衍生】中国魔法职业技术学院

·浮沉/双医/风远


·中国魔法paro,与任何神话体系无关


·被屏蔽到没脾气


01.


欢迎来到中国魔法职业技术学院。


02.


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仪式一般是学校礼堂最满的时候,无限延展的四个圆桌围坐着四个学院的学生,每桌下面都燃了火盆,里头丢了松针和松塔,烧起来会有暖烘烘的香气,沾染得袍子上全是这种独特的味道。教师的座位是一字横开,在礼堂的最里端,中间是校长的位子,不过他一般不出现。左侧是各个学院的院长,右侧是其他的代课老师,分院礼就在教师席前面那块空地举行。


谢南翔伸着头看了一眼那两队新生,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桌...

【心沉】我每天都好饿(四)

·第四餐:西红柿鸡汤面(发烧开心预警!)

·何开心/韩沉(年上,年龄差有私设)

·一个好饿好饿好饿我每天都好饿的日常



韩沉第一次下厨,是为了生病的何开心。

比他年长六岁的恋人在不停地唠叨他添衣服的同时,患上了重感冒,前一晚连打了二十多个喷嚏,第二天早晨起来以为没什么事情了,顶多嗓子有点疼,吃过药就直接去了工作室。到了下午突然手脚冰凉,体温火急火燎地蹿了上来,他只能叫助理推掉了之后的预约打车回到公寓。

屋子里静悄悄的,他想起来韩沉说过下午跟高中同学约好了去爬山,要很晚才会回来。不过感冒发烧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,还...

【夜光】半夜不回家一定没好事

·夜尊/曹光

·曹光剧版影版cross

·私设堆积如山

给亲爱的 @一碗馄饨 

曹光不知道他遇见鬼了。

便利店的夜班向来是无趣到了极点的,外头夜色浓重,疾风打着卷匆匆地过,根本不会有行人,只有孤零零的一盏路灯放着昏黄的光,在门前画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光晕。门口悬了一只铜制的风铃,正好在空调的出风口,叮叮当当响个不停,单调又乏味。

年轻人坐在店里唯一一个台式机后头,撑着下巴半睡不睡,电脑界面停留在蜘蛛纸牌上,牌已经发没了,上面却还是满满的一排,显然是一个死局。另一只手边是碗没吃完的泡面,拿叉子固定住了盖子,有一层油腻腻的红油。...

2018对我的印象

昨天突然5000粉了。


层楼这个号走到现在,充满了奇遇


感谢我们的相遇


像是一个故事的刚刚开始


或是一段过去的匆匆结束


dbq我就是想要评论。

【心沉】我每天都好饿(三)

·第三餐:甘蔗马蹄水(醉酒韩沉预警!)

·何开心/韩沉(年上,年龄差有私设)

·一个好饿好饿好饿我每天都好饿的日常


何开心从餐厅接回来一个醉得晕乎乎的韩沉。

小孩儿喝多了酒并不闹,红着一张脸盯着面前的玻璃杯动也不动。看到他过来了便迷迷糊糊地起身,还知道要穿好外套,拉着他的手臂站稳后道:“走吧。”

他看了一圈,一桌的少年都倒得七七八八,几个清醒的在打电话联系他们的家人,没忍住摇头叹了口气,冲着韩沉道:“你喝了多少?”

对方眼睛亮晶晶的,眼底蓄着一汪水,一字一顿道:“我没有喝醉。”

何开心觉得头大,单手扶着他往外走。他走得一步一晃...

【心沉】我每天都好饿(二)

·第二餐:猪肚鸡(南方满三十减十五预警)

·何开心/韩沉(年上,年龄差有私设)

·一个好饿好饿好饿我每天都好饿的日常

海市降温降得很快,韩沉初到还是盛夏的温度,没两天就直接进入了深秋。他想着南方十几度的天气没有什么,依旧是薄薄的衬衣,顶多外面加毛衫,在地铁里还吹不着寒风,甫一到室外立刻被低温冻了个哆嗦,打完了喷嚏才发现下了密密麻麻的小雨。

他在去便利店买伞和直接走之间犹豫了几秒钟,一咬牙顶着风出了地铁站。何开心的工作室离这站有十分钟的路程,他在雨中待久了,反而感觉不到冷意了。进到写字楼说明了来历,前台小姐向他说清楚何医生正在见病人之后,还是把这...

【生贤】他的尾巴会说话(五)

·罗浮生/杨修贤

·罗浮生能看得见别人的尾巴

·私设堆积如山,bug众多,ooc炸了


01.

“有人摸了生哥男朋友的屁股。”

“生哥还亲眼看到了。”

02.

杨修贤抹了一把下巴上的酒液,先抬头冲自家表哥道:“你能不能先把手从我身上拿下去?”

对方顺势朝他腰上拍了一下,道:“你什么时候讲究成这样了?”

“不是,”他有苦说不出,硬是拖着高脚凳往后挪开了一些,“哥,你不是要陪那个何开心过生日的吗?你再不走的话,遇上晚高峰,路会很堵的。”

韩沉拿起酒杯慢吞吞地喝了一口,道:“杨修贤,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。”

“没有啊,”杨修贤...

【心沉】我每天都好饿(一)

·第一餐:蛋炒饭(叛逆期韩沉预警!)

·何开心/韩沉(年上,年龄差有私设)

·一个好饿好饿好饿我每天都好饿的日常


何开心从机场领回来一个抽烟喝酒烫头的少年。

他年纪不大,才上高中,一张脸还带点婴儿肥,单肩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,上头零零碎碎缀着一堆乱七八糟的饰品,反着光让年长者看得有些眼晕。

何开心自觉找了个麻烦,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你这个月要住在我这里了。客房阿姨收拾过,有独立的卫生间,钥匙在三角柜的第二格。”

少年抬着下巴看了一圈,顺手将包丢在了沙发上,口中嚼着的泡泡糖胀出了一个泡泡,“啪”的一声炸开:“我饿了,想吃东西。”

他松了口气...

【心沉】你的打开方式不对(ABO)

·何开心/韩沉

·不知道性别情况下的爱情

·给 @AgK 狸狸迟到的生贺


01.

何开心进入易感期了。


02.

韩沉早晨醒的时候他还在睡,一个屋子都浸在马卡龙甜到尾处有些发苦的香气里。面带潮红的恋人半张脸埋在他的颈窝里,呼吸滚烫得要命,掺着浓重的湿气烧得他耳根子又麻又痒。

他轻轻推了推何开心,柔声道:“开心,你的抑制剂放在哪里了?”

对方含糊地应了一句,没有睁开眼:“什么抑制剂?”

韩沉将何开心乱糟糟的额发理好,亲了亲他的眉心:“你的易感期到了。”

何开心勾着他的后颈不放,紧接着把他往怀里搂,包着...

1 /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