层楼

所幸未曾妥协。

© 层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心沉】他的尾巴会说话(PWP番外)

·何开心/韩沉

·何开心能看得见别人的尾巴

·私设堆积如山,bug众多,ooc炸了

·玩猫尾巴预警!

咱们全文走链接,2k多纯pwp


【心沉】他说我是个向导(向哨)

·年上心沉:何开心/韩沉

·开心老师穿越到向导哨兵世界

·先锁后爱,私设堆积如山



何开心醒过来的时候脑子一片混沌,他的思绪还停留在遇到的那场高速连环车祸,撞扁的车头和淋漓的鲜血,以及剧烈的疼痛。他奋力地睁开眼睛,仿佛是溺水的人猛然获得了空气,濒临死亡的溺毙感一瞬间退得干干净净,几乎要宁结成实体的黑暗破了一条口子,让他得以认清现在的处境。

他穿着一身病号服,站在一条走廊的正中央,根据周围的陈设和不远处的岛台可以判断得出来,这里应该是一家医院。他无比庆幸地松了口气,在那样惨烈的车祸中死里逃生,也算是运气到了极点。

一米开外站着一个身形高挑的...

【生非】命中注定我爱你(一)

·灵魂伴侣设定,大型真香现场

·罗浮生/罗非,私设堆积如山

·你们点的最多的那个!




夜色在美高梅这里染成了五颜六色,红的绿的蓝的灯光融合成一团,根本分不清彼此。舞池中的人浸没入乐声,女人们漂亮的裙摆绽放为一朵又一朵鲜嫩的花,散放着美丽动人的香气,衣着光鲜的男人们则挂着食髓知味的笑,沉溺放纵地在人与人指尖穿梭。这里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的人在此萍水相逢,又各奔东西,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。

罗浮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他穿着一套白西装,一张年轻甚至有些青涩的脸,容貌是一等一的出挑,白净昳丽,在上海这样的大都会里,带着一身的贵气,不知道的还以...

【巍澜衍生】今天抓娃娃了吗(二)

·zyl48抓娃娃抓回了by48的故事

·全程夹带沈巍/赵云澜

·第一部分为何开心/韩沉



娃娃变成的那个男人现在正拿着一颗鸡蛋,磕到锅边敲开一个小口,指尖微微发力,将生蛋打进沸腾的锅里,成了形状漂亮的荷包蛋。他和何开心身量相当,甚至要再高一些,不过身形却单薄不少,家居服穿在身上有些松松垮垮,法兰绒的布料被围裙一束,全部于腰间积了褶皱。

何开心偷偷地伸手比划了一下,正好一只手能搂得过来,他刚想要凑近一点看,男人突然回了头,指挥他把火腿肠递过去。

他闻着散发出来的香气,很是狗腿地双手奉上。

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,神色冷峻...

【巍澜衍生】今天抓娃娃了吗(一)

·zyl48抓娃娃抓回了by48的故事

·全程夹带沈巍/赵云澜

·第一部分为何开心/韩沉

·你们要的娃娃机!



何开心陪着肖妍逛完了大半个商场,脚痛手痛头也痛,四五个便利袋挤挤挨挨地挂在手上,买的那只招财猫脖子栓的铃铛“丁零当啷”响了一路。

好说歹说,肖妍总算是答应他到附近的奶茶店喝点东西,顺便休息一下。他们走的是商场的偏门,这一带的户外商业街显得有些冷清,大部分商铺还在装修,一阵秋风过,满地落的都是金黄色的叶子,倒是有几分不同寻常的幽静氛围。离他们最近的那家店正好是个饮品店,没有写名字,门口零零碎碎地种了一堆小青菜,只门把...

【巍澜衍生】小皇帝再哭京城就要被淹掉了(四)

·朱厚照/裴文德,瞎甜的故事

·女装小裴出没,模糊时代背景

·ooc严重,慎入!慎入!

20.

裴文德总算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小皇帝说话。

白青青早就在显了形后仗着修为不差从他手里逃之夭夭,现下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。

朱厚照打定了主意不开口,他在这人的面前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,与其把人惹恼了,还不如保持缄默,等着他问。

对方注视了一会儿小皇帝被明黄色的袍子衬得白白嫩嫩的一张脸,轮廓难掩稚气,却让沉重的冠冕压实了柔软的发,硬是盖住了大半的神色,成了九五之尊难以捉摸的样子。

他肉眼可见地犹豫了一下,毕竟没有哪一本圣贤书说臣子该用这种方式...

【巍澜衍生】不知归期的故人(向哨)

·何开心/韩沉,罗浮生/杨修贤

·我流向哨,私设众多

47

四个人最后闹得不欢而散。

韩沉硬是要留宿,将罗浮生带着何开心一同赶出了门。

何开心无辜受了牵连,皱着一张脸和罗浮生一前一后地往车库里走。

对方走到一半突然回过身,吓得他一个激灵后退一步,以为罗浮生是要报复。没成想那人硬是扯出了一张友善的笑脸,问道:“何开心对吧?”

他警惕性十足地点了点头。

“你好,我是罗浮生。初次见面,以后多关照。”

他不由自主地凑到了罗浮生旁边,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意思,”对方说话干脆利落,“我只是想跟韩沉的向导认识一下,顺便让你帮我个忙。”

“你要是叫...

【巍澜衍生】小皇帝再哭京城就要被淹掉了(三)

·朱厚照/裴文德,瞎甜的故事

·女装小裴出没,模糊时代背景

·ooc严重,慎入!慎入!

16.

小皇帝还是个君子,当真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,等大臣和内侍们退干净了之后便从他身上起来,望了一眼他被酒液泼到的裙摆,惊奇道:“这是什么衣料?竟然不会湿。”

裴文德见他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全是澄澈稚嫩的少年气,忍不住带了些笑答他:“回皇上,民女也不知。”对方有些疑惑地盯着他看,他便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道:“是带民女来的那位大人所给,民女哪能穿得起这样民贵的料子。”

“真是的,”朱厚照长叹一口气,躺进铺了兔毛褥子的椅子里,“也不知道这些大臣们整天都在担心...

【巍澜衍生】片段式灭文法(PWP)

·胡杨/韩沉,全文3k

·分手后的恋人相见,破镜重圆

·五日练习计划第一篇,该系列只糖不刀


1.“对不起,我习惯了。”


胡杨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手心起了薄薄的一层汗,黏糊糊的覆在皮肤上,让他本就紧张到有些不适的胃泛起一阵阵恶心。他曲起指节敲了敲门,声音礼貌克制,轻微得激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,落到里面人的耳朵里却像是炸了一个惊雷。

门很快打开了。

韩沉穿着套浅灰的法兰绒睡衣,头发没有抓发胶,刘海长得长了,软绵绵地低垂眼上,整个人浸在深秋的夜晚中,显得柔软而平和。

他有些局促地开了口,话在嘴里盘桓得过久,完全变了一种意味:“这么晚,打...

【巍澜衍生】小皇帝再哭京城就要被淹掉了(二)

·朱厚照/裴文德,瞎甜的故事

·女装小裴出没,模糊时代背景

·ooc严重,慎入!慎入!

11.

裴文德随着那一队舞女进到了殿中。

蛇妖做事滴水不漏,在座的显贵都沉浸在歌舞之中,没有发现领舞的那位是个男子。他以软剑入舞,习武之人体态轻盈,穿行时灵动流畅,最外一层的鲛绡薄薄地覆在外衫,波动而软艳,室内蜡烛的光辉脉脉滑过,端的是惊飞鸿雁般留影无痕的姿态。

小皇帝在上座,拿着只小小的,闪闪的金杯一口一口地喝着清冽的酒,一双眼睛含着笑,一直到眼尾全是亮晶晶的笑意。身后站着个隐了身形的白青青,悄悄伸手去偷案上的葡萄吃,一颗不行,还侧着身子挡住了朱厚照,...

1 / 24